当前位置:政协首页 >> 联合时报
八仙桥 青年会轶事
    
  

张 化

  西藏南路123号是上海中华基督教青年会(以下简称青年会)于1931年建成的新会所,因地处八仙桥地区,上海人习惯称之为八仙桥青年会。
  上海青年会及八仙桥会所由来
  基督教青年会是一个国际性组织,1844年由美国人乔治威廉创立于伦敦。19世纪下半叶,在美国殖民势力向外扩张的同时,美国基督教掀起海外传教热。他们号召青年担负起“白种人的责任”,立志去“未开化”民族中传道,要“在这一代将福音传遍全世界”。1879年,美国、加拿大青年会联合组成的北美青年会成立国际委员会,一般称“基督教青年会北美协会”,得到美国资本集团的大力资助,向世界各地推广,中国是其主要推广地。1898年,北美协会派美国干事路义思来上海筹办青年会。1900年2月5日(农历正月初六),成立“上海基督教幼童会”,当场有45人入会。1902年,改名为上海基督教青年会。青年会以《圣经》中“非以役人,乃役于人”的教导为会训,提倡为社会服务。在中国,1920年代以后,由社会服务变为社会改革,提出“人格救国”口号。上海青年会也从培养青年人格入手,以改良社会、救国为目标。
  上海青年会最初在北苏州路17号(河南路与四川路之间)租屋2间,作临时会所。同年10月,得大地产商哈同资助,搬到南京路194号(原为沪海道尹公署,被哈同购入并改建。旧址现为上海第一食品商店南京东路店)。1903年7月2日,再搬北京路15号B(在江西路口),会所有所扩大,增加了一个不大的礼堂,并设简易宿舍。1907年10月,在四川路(今四川中路599号)购地建成正式会所。设备比较完善,有寄宿舍、大礼堂、食堂、沐浴室、游戏室、健身房、弹子房、手球房等。1915年10月在会所西面空地上建成童子部大楼,有室内游泳池等设施。1930年5月3日奠基,1931年9月建成八仙桥会所,12月,青年会迁入新会所。此后,八仙桥会所为总会,四川路会所为少年活动中心。
  当时青年会对上海社会的影响力很大。1914年,美国政治学权威奥斯卡·布朗教授在周游世界后说:“现在地球上有6种世界力量:英吉利、俄罗斯、日本、中华、美国和基督教青年会。”上海青年会是世界十大青年会之一。北美协会在中国推广青年会的重要策略就是以上海青年会为试点,取得经验后复制到各大城市。上海青年会不仅创办早,许多事工是开创性的:第一个以在职人士为重要服务对象的城市青年会,建了第一个现代化会所、体育馆、游泳池、公共体育场、图书馆,办了第一所职业学校、贫困儿童义务学校、晚间讲座,首先举办讲演会、音乐会、辩论会、研究班、联谊会,首先引进田径赛、篮球、纲球、足球、排球等体育运动。后来成立青年会的城市,无不派人来上海实习、取经。八仙桥会所是远东最大、最漂亮的会所。青年会将会所看作“人格出产所”。当时,每天出入八仙桥会所的人多达千人。后来的历史证明,中国许多改良社会的事业和运动,大部分由曾在青年会工作或受训的人所提倡和推广。
  凡对青年会活动有兴趣的男青年,每年缴纳一定会费,就可以成为会员(也称会友)。会员分两种,一种叫同宗会员(或称基本会员、责任会员),必须是基督徒,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可主持会务;一种叫同志会员(或称一般会员),可参加青年会的各种活动,在青年会用餐、沐浴、理发、健身、旅行等,可享受八折优惠。1931年,上海青年会有会友2000多人;1944年,13415人;1950年,9326人。1950年的会友中,基督徒仅569人;年龄方面,18~25岁1567人,26~34岁的2038人,35岁以上2928人,其它不详;学历方面,大学1716人,中学2341人,小学419人,其它不详;职业方面,商界5213人,工人396人,公务员121人,其它不详。也就是说,参加青年会活动者以大、中学生为主,大多不是基督徒,也不严格限于青年。正因为如此,青年会的影响扩至上海全社会,尤其是商界。
  在救亡等运动中作出特殊贡献
  “九·一八”事变后,中共地下党开辟第二条战线,非常重视社团工作。于是,利用青年会的欧美背景和合法地位,开展救亡运动。
  八仙桥会所建成不久,即遇“一·二八”战事。青年会成立了学生国难急救会,开展救济、宣传、慰劳活动,派学生为伤兵写信。组织战地救护队,将难民救出战区。成立学生救济会,筹款救济被难学生。将富丽堂皇的八仙桥会所也辟为难民收容所,收容了2000多人。又在八仙桥会所设立战时大学,收留了100多名学生,使他们能继续学业。历经3个月,才恢复常态。
  许多救亡和进步团体借八仙桥会所开展活动,青年会往往给予支持。1933年3月8日,以宋庆龄为首的中国民权保障同盟和其他一些进步团体,在八仙桥青年会成立国民御侮自救会,要求南京政府停止进攻苏维埃区域,团结抗日,中共派阮啸仙出席会议。6天后的14日,马克思逝世50周年,上海学术界冲破重重阻挠,在这里隆重举行纪念大会。陈望道、蔡元培和李石岑等在会上介绍马克思的学说和成就。“一二·九”运动爆发后,上海青年会人士发起发表《上海各届基督徒对时局宣言》,呼应学生运动;1936年1月,特请李公朴来八仙桥青年会演讲,号召全民族参与抗日救亡运动。青年会全国协会干事刘良模在八仙桥会所举办民众歌咏会,免费教唱抗日救亡歌曲,要求他们学会了转教别人。歌声迅速传向四面八方,成为鼓舞军民抗日的精神武器。1936年6月7日,民众歌咏会1000人到南市公共体育场举行歌咏大会,在刘良模的指挥下,带动了围观群众一起唱,变成5000人的大合唱,歌声震撼了每个同胞的心灵,连维持秩序的东北籍军警也流着热泪参与合唱。民众歌咏活动产生很大的社会影响,受到周恩来的鼓励。1936年2月20~26日,在八仙桥青年会举办苏联版画展览会,该展览会由上海中苏文化协会、苏联对外文化协会和中国文艺社共同主办,展品包括苏联木刻、铜版、腐蚀铜版、套色木刻等原作数百幅。同年10月6~8日,在这里举行第二回全国木刻流动展览会,展出作品400多件。8日,鲁迅抱病前往参观,使与会的木刻青年大为振奋。鲁迅一边看展览,一边询问木刻工作者的工作、生活和学习情况,对作品一一提出具体意见。他在会场整整逗留了3个小时,才拖着羸弱的身子离去。11天后,便与世长辞。1937年9月19日,上海市救护委员会借九楼召开第二次全体会员大会。1949年6月4日,上海刚解放几天,在九楼举办上海市文化界座谈会,会议由陈毅主持,对稳定上海文化界人士情绪,接受共产党的领导有重要作用。
  1937年七七事变发生后,上海青年会即成立有127人组成的“上海基督教青年会战时服务团”。“八·一三”淞沪抗战开始后,征集军用棉背心慰问前线官兵;征集书报和留声机、乒乓、棋类、乐器等娱乐用品,派出61人到伤兵医院为伤兵服务。青年会共经营了7个收容所,收容难民26000多人。在收容所内,还对儿童和成人分别进行教育。儿童教育包括识字和算术;成人教育包括礼貌、道德、公民训练、卫生知识和习惯、生产技能培训。8月16日,中国海军官兵完成抗战期间唯一一次主动出击,在黄浦江向日本战舰发射鱼雷,后潜入租界,在八仙桥会所宿舍住了1个多月,未暴露身份,后辗转返回部队。10月,经上海青年会董事、沪江大学校长刘湛恩提议,上海青年会、女青年会联合发起组织学生救济委员会,在国内外募捐,接待流亡到沪的大学生,为他们提供工读学额、学生经济宿舍和旅费津贴。1938年3月起,派干事到谢晋元的孤军营服务,内容有识字班、口琴班、放电影、体育锻炼和学习生产手艺。
  孤岛时期,青年会成立了中青剧社、星二聚餐会等团体,支持抗战。星二聚餐会由爱国进步人士胡愈之、王任叔、吴耀宗等发起,郑振铎、许广平、梅益、顾执中、王纪华、赵朴初、陈鹤琴等参加,每逢周二在八仙桥会所餐厅聚餐。名义上是聚餐,实际上是一批上层知识分子进行座谈和讲演,曾请安娜·路易斯·斯特朗和爱德加·斯诺都来作过演讲。斯诺真实报道红军长征和陕北苏区情况的报告文学《红星照耀中国》(即《西行漫记》)和《鲁迅全集》就是在星二聚餐会的支持下出版的。在敌伪统治下,学生生活困难,不少学生失学。1945年2月15~16日,上海青年会、女青年会与《申报》、《新闻报》在八仙桥会所联合设立救济失学义卖市场。他们发明了代价券。例如,捐款一百元可得一百元代价券,这个券用于在指定的30个学校的定期义卖市场中购买青年会募得的捐助物品。代价券既让捐助人觉得捐有所值,又让捐助人在捐助后参与学生活动。为了消化代价券,学生们又想了各种点子,如自制墨水出售;自办咖啡馆;学生卖场剩下了一些物品,他们再次组织捐助物品廉价大甩卖,形成义卖高潮。代价券似乎是现在香港社区货币的雏形。这一活动得到社会各界和地下党的支持,参与者达十几万。这一活动不仅救济了学生,还打破了敌伪不准学生组织活动的禁锢,使沉寂一时的学生运动重趋活跃,成为抗战后期学生运动的一个转折点。
  1945年初,中共苏中区党委城工部上海工作委员会在青年会图书馆建立读者团契,用这一组织联系群众,发展党员。读者团契后改名为中青学术研究会,1947年再改为职友团。在此期间,青年会在职业青年中发展了友集、职青歌咏团等团体。1948年9月,这些团体和女青年会的职业青年团体职光团等联合组成职青联。职青联在中共地下党的统一部署下,通过各种关系进行社会调查,为解放后的接管做准备。上海解放后,职青联完成了历史使命,各团体相继结束。
  建国后八仙桥会所的用途及现状
  1949年,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成立,青年会成为其团体会员。1950年,在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中,吴耀宗、刘良模、丁光训、罗冠宗等青年会干事成长为中国基督教领袖。上海青年会团结各界青年,投身社会主义建设。1958年起,中华基督教青年会、女青年会全国协会和上海基督教青年会、女青年会4个团体在八仙桥会所联合办公。4—9楼改为宾馆。文化大革命中,青年会被迫停止一切活动。
  1980年下半年,青年会恢复活动,并与海外基督教青年会等民间团体开展友好交往。1982年6月,收回八仙桥会所,委托錦冮饭店投资修建并经营管理。修建中,利用健身房的7层钢架,建成7层楼房。主楼的2~3层楼面为青年会办公和活动场所,4~9楼为青年会宾馆。近年,中华基督教青年会、女青年会全国协会迁至漕溪北路88号圣爱广场办公,上海青年会、女青年会迁至延安东路29号办公。该大楼现为上海锦江国际酒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属的四星级上海商悦青年会大酒店,但在二楼为上海青年会、女青年会保留了300多平方米的空间,作为开展国际交流和社会服务的活动场所。
  (作者系中国统一战线理论研究会统战基础理论上海研究基地兼职研究员)
(本文选自《上海文史资料选辑》第一四四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