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政协首页 >> 联合时报
陆定一早年在上海
    
  

峻 峰

图像

青年时代的陆定一

    1922年夏,陆定一进入上海南洋大学(交通大学前身),开始了四年的学习生涯。嗣后,这位来自无锡的热血青年不但积极参加五卅运动,曾被校学生会派往上海学生联合会工作,而且还在《南洋周刊》发表文章,呼吁同学们投身革命,认为这“才是救国家救自己的方法”。与此同时,他也如饥似渴地阅读中共中央办的《向导》和共青团中央办的《中国青年》,并去过上海淡水路朱衣里的《中国青年》编辑部,后来作了这样的回忆:“房子很狭窄,在前楼放着一二个书架,里面有些参考书。编辑们就在那里开会、看书、写文章、编辑,有时还校对。”他在1925年秋加入共青团,很快就转为中共党员。
  1926年6月,陆定一接受党的指派,担任共青团上海法南(包括法租界和南市)区委书记。从此,他忙于深入工厂和学校的团组织,进行调查和指导,经常很晚才回望志路(今兴业路)旁边那间与人合租的亭子间。同年秋,陆定一被调到驻沪的共青团中央机关,负责与少共国际代表联系,并协助宣传部做文书工作;随后又参与编辑《中国青年》,由于他的英文学得较好,所以除了自己撰稿,还从上海《密勒氏评论报》、《大美晚报》和《大陆报》等西人办的报纸译写一些有参考价值的文章。在此期间,陆定一曾相继寓居于北四川路(今四川北路)和横浜桥附近的石库门房屋,虽然各方面条件都十分艰苦,但他一直保持充足的干劲。据当年担任中共中央宣传部秘书的郑超麟回忆:“C·Y·(按:“共青团”英文简称)中央宣传部陆定一,和我天天见面,我们一同采访新闻,一同编辑宣传刊物,一同起草宣传大纲和拟定标语。”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中共中央机关迁往武汉。陆定一奉命随同转移,不久担任共青团中央宣传部长。翌年春,陆定一回到上海,这时《中国青年》已经更名《无产青年》,过了近半年,陆定一根据有些同志的建议,也鉴于环境险恶,所以把《无产青年》改为《列宁青年》继续在沪秘密印行,其“发刊辞”中申明“本刊继续《中国青年》而出版”。陆定一曾兼任《列宁青年》主编,并署名“定一”在第一至五期发表了《广州暴动后的阶级形势》、《资本主义的末日》、《拼命卖国的国民党外交》、《唐鉴同志的死》和《中国革命的前途》(分三次连载)。尤其值得一提,陆定一在《中国革命的前途》中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指导,明确指出:中国当前要实行的是民权革命,只有无产阶级才能够领导;无产阶级必须联合农民,取得民权革命的胜利,然后转变为社会主义革命。这精辟阐述了中国革命的发展道路。
  1928年冬,按照党的决定,陆定一赴莫斯科,在少共国际、共产国际开展工作。1930年6月,陆定一返回上海,继续担任共青团中央宣传部长。同年9月,在瞿秋白主持下,中共六届三中全会在上海爱文义路(今北京西路)西边麦特赫司脱路(今泰兴路)的一幢假三层小洋房里召开,陆定一以共青团代表身份出席。那时,陆定一住在上海同孚路(今石门一路)一幢石库门房屋前楼,他始终保持着高度的警觉,有天发现一个贼头贼脑的人在门前窥探,就马上意识到那家伙可能是特务,决定迅速采取措施;他平日出去办事也很谨慎,如有次到沪东开完会,发现一个可疑男子在盯梢,就先乘上黄包车,接着又找机会跳上刚要关门的电车,随后脱掉长衫悄然走出车厢,机智地甩掉了“尾巴”……
  1931年春,陆定一离开上海,进入江西中央革命根据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