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政协首页 >> 联合时报
“三江”——上海最老的名谓
提交时间:2012年11月16日 15:41  

俞云波

图像

     1991年秋上海市检察官出访新加坡,和当地检察署、反贪局作了深入交流,收获颇丰……
     上海同乡会会长水铭章先生是我的老朋友,他假同乡会会所设宴为我们接风、洗尘,席间乡音阵阵,乡情融融。
  墙上的“狮城三江同乡会”几个大汉字,令第一次出国的一些检察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狮城”和新加坡有什么关系?“三江”又怎么和上海连在一起?
我知道singa在马来语中指狮子,Singapor在马来语中指狮子岛。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占领军把新加坡岛改名为“南昭岛”,显示其称霸南洋的野心。但当地的华族、华人、华侨还是始终以“狮城”来称呼自己所居住的这座城市。
  “三江”我只知道是指上海,但具体说为什么把“三江”称为上海?那三条江指的是哪些江?也不全知道。回沪后,我跑到上海图书馆找了有关资料,才得知“三江”一词大有来头。它是最早见于文字的上海地区的实体地理称谓。
  我国战国时期最早的史书《尚书·禹贡篇》记载:“三江既入(海),震泽(太湖)底定”。多数学者比较一致的看法,这里所指的三江是“东江”、“娄江”、“吴淞江”。太湖的水患经过东边的这三条江疏流入海后才彻底安定。
  “东江”早已湮没成为陆地。
  “娄江”在上海境内已不见踪影,只剩下娄塘、娄塘镇等地名。
  “吴淞江”原本直接东流入海,经地理变迁成了长江的支流,现今仍存在“吴淞口”这地名。再后来又改道留下了“虬江路”这个路名,“虬江”是由“旧江”变来的。
  上海人称境内的吴淞江为“苏州河”,苏州河穿市而过越变越窄,从现在的外滩、外白渡桥下注入黄歇浦又成为黄浦江的支流。
  早在一百多年前,侨居日本的上海人就把自己的同乡会叫作“三江会馆”,是支持孙中山先生革命的爱国侨团之一。
  有一次,我带着市政协出访团准备去北欧,本该直航Stockolm(斯德哥尔摩),突然奉命先南飞香港,弯道去见见那里的全国政协和上海政协的委员……适逢中秋佳节,以上海籍人为核心的三个社团“苏浙沪同乡会”、“三江同乡会”、“上海同乡会”联合举办晚会。我们一行应邀参加,是夜政务繁忙的董建华特首也出席晚会,还特别接见了我。
  我们的团员中有人问:“三江是否指江苏、浙江和江西?”我告诉他海外和境外的华人社会中,凡讲吴语语系的不管是上海、苏州、镇江、常熟、无锡、杭州、宁波等地人都泛称“上海人”。或许有个别江西人加入“三江会馆”,江西东北部有些地方人也讲“吴语”。即便不讲“吴语”,因为人少很难单独组成同乡会就选择了“三江同乡会”的人也是有的。新加坡的“三江同乡会”里,就有山东人和内蒙人。我还说,在同一个城市里有二三个上海人的地缘组织并不稀奇。
     又有一次,我带致公党中央代表团去美国,应旧金山市和附近“湾区”的上海人邀请去参加座谈会,席间有一位老教授是“三江同乡会”的代表,他就是地地道道的上海本地人。
     《尚书》还是我国最古老的官方文献,可见“三江”这一称谓的价值所在。最使我敬佩和感动的是这个在国内几乎已经被遗忘或淡忘的“上海地区”的最老名谓,却仍然活在海外和境外的上海人心中。
     近年来开始有更多的人讲“文化”、讲“软实力”。海外、境外的上海人的这种坚持、这种精神,就是文化的传承,文化的软实力!
 
(作者系上海市政协原副主席,致公党上海市委原主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