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政协首页 >> 联合时报
《正者无敌》中的滕县保卫战
提交时间:2012年9月28日 11:53  

金 雷

图像

抗战期间的陈离将军

图像

       陈离在汉口协和医院疗伤。中立者为陈离部军法处处长杨尚仑(杨尚昆胞弟)

图像

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

图像

       作者(后右)与王铭章将军的夫人时年九七高龄的叶亚华女士等,祭奠王铭章将军

       近段时间,上海东方卫视、浙江卫视等多家电视台,都在热播抗战大戏《正者无敌》。该剧编剧石小克说:“这个戏90%表现的是真实的事件。”
       《正者无敌》的主角冯天魁是集多名川军抗战将领故事于一身的人物典型。抗战爆发后,他同大多数川军将领一样,率部出川抗战。在严寒的冰天雪地里,川军穿着粗布单衣和草鞋,端着川造的“单打一”土枪,挥舞着大刀,奔赴全国的各大抗日战场,不屈地与敌人的飞机大炮机关枪抗衡,用自己的血肉之躯谱写了一曲曲可歌可泣、催人泪下的英勇诗篇,捍卫了祖国的独立和民族的尊严。尤其是电视剧最后几集的滕县保卫战,惊心动魄,壮怀激烈,更使我怀念起在滕县保卫战中英勇负伤的外公陈离。
陈离受命任
滕县一线总指挥
       1938年1月,山东韩复渠不战而退,致使津浦路北段无兵把守。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急令川军第二十二集团军前往接防。
  此时,日军板垣师团自青岛经潍县、莒县进逼鲁南重镇临沂,准备与南下的矶谷师团会师台儿庄。春节一过,日寇开始向津浦路北段增兵,空气顿时紧张起来。
       第二十二集团军加强了对日军的抗击行动。邓锡侯和孙震两位总司令亲自到滕县、界河一带视察。川军总司令刘湘在汉口不幸病故后,邓锡侯奉命回川继任川康绥靖公署主任。第二十二集团军副总司令孙震升任总司令,陈书农升任第四十五军军长,外公陈离升任第四十五军副军长兼一二七师师长。此时,陈书农仍在郑州养病,即由外公陈离负责指挥第四十五军在前线作战。
       滕县、邹县是通往徐州的交通要道,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总司令孙震命外公陈离任集团军一线总指挥官,指挥第四十五军的一二七师、一二五师及第四十四军吕康的一个旅,担任防守前线任务。王铭章任二线及滕县城防总指挥官,率第四十一军的一二二师任守卫滕县的总指挥。西北军张自忠集团军负责临沂方面的防守任务。外公陈离与王铭章、张自忠三人每天都要在滕县会商军情。
日军开始全面攻打滕县
       此时的日军已源源不断地向津浦线北段增兵,准备进攻滕县直取徐州。进犯滕县之敌,为日军叽谷廉介的第十师团和板桓师团的一个旅,配备有大炮七十多门、战车四五十辆、飞机四十多架、装甲火车两列,约四万人。
        3月9日,日军开始全面攻打滕县。此时第四十五军的布阵为:一二七师占领龙山高地及南北界河,防守津浦正面阵地;一二五师主力扼守香城、普阳山一线阵地。
       13日,日军开始从正面发起进攻。第四十五军的龙山阵地和普阳山、石墙阵地,同敌人激战了一整天。14日拂晓,日军步兵骑兵约万余人,配以大炮、坦克、飞机向第一线阵地展开全线进攻。外公陈离沉着指挥,凭借既设工事,奋勇迎敌,打退了敌人数次进攻,界河一线阵地屹然未动。敌人又开始猛攻滕县正面的下段阜、白山等前沿阵地。
       日军以猛烈的炮火强攻,遭到了驻守此地的一二七师周营的顽强抵抗,战况相当激烈。周营长率全营官兵,抱着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组织士兵不断地向来犯敌人发起反攻。有一个士兵先后八次冲入敌人阵前,抛掷了八枚手榴弹。最后,坚持到下午二时,周营全营官兵全部壮烈牺牲。
       日军在突破布防的前沿阵地后,以大炮二十余门、飞机三十余架进攻九山、王府庄等一线防守阵地,遭到一二七师主力强有力的抵抗。下午三点,黄山阵地失守,守军转移到龙山继续抵抗。日军突破黄山后,加大对后屹山、金山的进攻力度,战况更加激烈,一直到下午四五时,阵地依然岿然不动。敌人猛攻不下,于是改变战术,分兵二千余人,自龙山、普阳山之间的一二七师阵地东侧,向阵地后方包抄。外公陈离接报,亲自率领一营人马前去堵截。与此同时,日军派出部队,配备四辆坦克,从龙山、前后枣庄进攻柳泉庄,截断滕县到界河的公路。界河守军瞿联丞部,不堪日军两面夹击,被迫退到北沙河一带,界河正面阵地失守。
        当晚,司令长官孙震乘坐装甲车再次来到滕县,强调死守滕县,等待援军的指令。
       3月15日拂晓,日军集结万余人,向龙山、普阳山等阵地发动全线进攻,另以机械化部队二千余人,直扑北沙河阵地。飞机、大炮、坦克不间断地向阵地猛烈轰炸。两路敌人开始合围驻守龙山的一二七师379杨宗礼旅和一二五师373旅姚超伦团。双方展开激烈战斗,并数次肉搏,死伤惨重。
       下午,龙山阵地失守。
孙震总司令
命令死守滕县
       外公陈离命令退下来的余部马上去掩护北沙河右侧阵地,作为滕县外围作战的最后支撑。但退下来的部队被敌人死死咬住,根本无法稳住阵脚,只能退到滕县城东北的城头镇及以南高地,拼死阻止敌人前进。此时的一线部队,大多同城内指挥部失去了联系,只好各自为战。
  16日黎明,日军步兵、骑兵、炮兵约三万人,在飞机的配合下,向滕县城杀奔而来。上午八点,日军先头部队已开到滕县城东八里外的东沙河,以排子炮的密集火力向东门、城内和关西火车站猛轰,日军炮兵开始向龙泉塔的警戒阵地炮击。两小时后,龙泉塔被日军占领。日军利用龙泉塔制高点为其炮兵观察所,俯瞰滕县全城及其附近几十里地区。同时,十二架敌机在滕县上空开始轮番轰炸,滕县城内一片火海。形势相当危急。
       此时在一线阵地指挥的外公陈离率两个警卫连回到滕县。王铭章、税悌青和陈离,针对当时敌情,紧急商量了两个作战方案:一方案为:以现有兵力死守滕县县城,等待战区总预备队汤恩伯军团部队增援,内外夹击,打垮敌人。二方案为:放弃滕县县城转移到城外有利地区,侧击敌人,使其不敢长驱南犯。
       第一方案虽有城池、工事可以利用,但此时大部分兵力都在城外同日军作战,城内只有三个师的师部人员,包括通讯连、卫生连、警卫连,加上滕县的警察和保安队四五百人,总数不足三千人,而警卫部队使用的又是近距离的手枪,城内没有一支是战斗部队。援军如不能及时赶到或者干脆不来,则会出现劣势孤军固守孤城的局面。第二方案比较主动、灵活,可以在运动战中捕捉有利战机,侧击敌人,消灭其有生力量。三人达成了转移到城外,运用游击战术消灭敌人的共识,便打电话向孙震请示。
  首先,王铭章向孙震报告说:“敌人先头部队,现已到达滕县东关外围,正与我东关守卫部队激战。我守卫部队仅一团余人,恐难持久。即使将四十一军在城外的部队全部调回来,也怕缓不救急,不如放弃滕县县城,转移到城外有利地带,侧击敌人。”孙震说:“汤恩伯军团王仲廉的第十三军八十九师,即将全部开赴滕县增援,其先头团,已经出发,你们务须死守待援。”王铭章掉转话头问:“援军何时能到?”孙震想了想,答道:“四个钟头”。王铭章听到孙震守城意见坚决,自己不好再往下说,便让税悌青向孙震申诉。税悌青说:“敌众我寡,守城不利,如能转为野战,在运动战中消灭敌人有生力量,则更有利于大局。”孙震以毋容置疑的口气说:“你们必须死守城内,等待援军到达!第四十五军现在位置在哪里?”外公陈离接过税悌青递来的电话:“四十五军现在城外南沙河一带。”孙震说:“我命你速出城去收容、指挥你的部队。”外公陈离放下电话,看到王铭章面色阴沉,默然而坐,便对他说:“之钟(王铭章号),没关系,我不出城,助你死守滕县,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王铭章苦笑着说:“静珊,算了!你还是赶快离开,去收容你的部队吧,收容好后可以到临城布置第三道防线。滕县迟早必失,到那时,临城还可以抵挡一阵。再说现在你身边只有这几号人,也无济于事,倒不如抓紧收拾残部,以图卷土重来。趁现在日寇尚未合围,赶快走吧。”说罢,起身推搡外公陈离:“快走,快走呀,我要去布置守城了,一刻千金,不要再迟疑了!”
整个滕县阵地
化为灰烬
       王铭章是外公陈离在军官学堂的老同学。两人怅然握别后,外公陈离带上他的幕僚、随从和特务连,出西门只奔南沙河。行至距南沙河一里远的地方,突遇日军骑兵和坦克,队伍被包围在一块开阔地带。大炮、机关枪不断射来,此地毫无隐蔽之处,外公陈离身先士卒,率领士兵与日军交锋,肉搏数次,伤亡过半。在击退敌人后,陈离率众边打边撤。突然,陈离的右腿被日军机关枪洞穿,子弹从大腿射入,从臀部穿出,鲜血直流。此刻距日军仅一百五十米左右,带着伤,外公陈离在众人的扶持下边打边跑,来到一处乱坟堆,外公陈离命令大家顺势在坟堆里隐蔽下来。此时的外公陈离,已陷入了几度昏迷中。隐隐约约,大队的敌人远远地在移动,他们始终没有发现这支隐藏在坟堆里的队伍。直到夕阳西下,日军怯于夜战收兵。外公陈离在警卫吴兆祥、罗坤的扶走下行进到一个村落,在老百姓的家里安顿了一下,深夜即绕过敌哨,转至临城,后由张晓峰夫妻帮助,搭乘火车至徐州,再安全转移到汉口协和医院治疗。
       外公陈离离开县城后,王铭章、税悌青将指挥部迁入城内,并在地下室组成联合战斗司令室,分工负责,指挥督促各地区守备部队,决心死守滕县城,以待援军。
       18日下午三点,王铭章亲拟一份紧急电报,向孙震表达自己最后的决心:“至今独角山仍无汤军团枪声,血战二日,孤城危矣!职本成仁之训,开封嘉勉之词,誓以拼死,以报知遇,以报国家。”然后亲率卫士数人,离开战斗司令部,从城内核心阵地,转到西北城角出城,拟到西关三七二旅指挥作战。殊料刚下城墙,即被西门城楼敌机关枪扫射,弹穿腹部。卫士们想将他抬到原来师部住处电灯公司裹伤,刚到拐弯处,又被机关枪射中,王铭章师长壮烈殉国。
       仅16日、17日两天,滕县城关落下的炮弹共达三万余发。滕县保卫战自1938年3月14日凌晨开始,至18日中午结束,共四天半,计一百零八小时。第四十一军守城部队自第一二二师师长王铭章以下伤亡五千余人,在滕县附近界河、龙山、南、北沙河一带作战的第四十五军,自第一二七师师长陈离以下伤亡四五千人。滕县整个阵地化为灰烬。
台儿庄大捷
离不开滕县苦战死守
       外公陈离、王铭章在滕县阻击日寇十多天,为国军徐州台儿庄的口袋布阵赢得了时间。当日军进入台儿庄时,我军一举聚歼日寇一万余人,获得了抗战以来的第一次大胜利,极大地鼓舞了中国军民的抗日决心。李宗仁为滕县之战写下题词:“拼一军全部的血肉,作整个战局的支撑,壮矣哉成仁!伟矣哉成功!书之史叶,光照天下后世而永见其然然!”当时的报纸和舆论都分析说:“没有邹县、滕县的苦战和死守,便不会有台儿庄的胜利。台儿庄的胜利,是以王铭章的死和陈离的伤换来的!”王铭章的灵柩抵运汉口,上万军民前往迎祭。正在汉口医院治疗的外公陈离,赋诗一首以表缅怀之情:“国之蒙难士之羞,相将并辔长征,为我蜀军纾义愤。我也负伤君也死,殛应裹创再战,擒他倭帅祭英灵。”
       外公在汉口医院疗伤期间,国民党要员蒋介石、李宗仁、孔祥熙、李济深等或打来慰电或亲到医院探视;八路军领导人朱德、彭德怀联名致电外公陈离:“静珊兄:鲁南喋血,卒挽危局,捷报传来。惊闻裹伤督战,几陷重困。黍在同袍,弥深怀念。今幸安抵汉皋,健复有期,尚祈为国珍摄,续伸壮怀为祷。”
       中共在汉口的领导人周恩来、彭德怀、董必武、彭雪枫、李涛、曹荻秋、陈同生等,或派员或亲自到协和医院慰问外公陈离。使外公陈离深受感动。
 
       抗日战争胜利已经六十七周年了。然而日本帝国主义的扩张、争霸野心却依然不改。日本政府不顾中国政府的严正交涉,公然“购买”中国的固有领土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妄图将中国领土占为己有。这是痴心妄想!中国政府和人民将坚决捍卫钓鱼岛主权,坚决打击日本政府这一恶劣行径,决不让日本军国主义死灰复燃。
 
       (作者系陈离将军外孙女,民革成员,上海华东师范大学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