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政协首页 >> 联合时报
上海仅存明代古城墙有望重现
    市领导批示要求,遗址予以保留、尽快按原貌在原址修复
  

记者 陈丽霞

图像

安置古城墙的简易板房

图像

露香园旧改地块建筑施工图,被拆除的50多米古城墙在建筑红线内

图像

图像

       2009年古城墙被拆卸了50多米。

    一段70多米长的明代古城墙,因旧区改造“重见天日”,起先被原址保留,后在滚滚而来的新楼开发中被拆下50多米,这些墙砖和地基条石被全部封存,剩余20多米整墙则被保留。这面命运多舛的古城墙,日前终于迎来原址重现的希望。市委书记俞正声、副市长沈骏分别作出批示,对古城墙遗址予以保留,并尽快按原貌在原址上修复。
458岁古城墙
6年坎坷路
    2005年,上海露香园置业有限公司动迁时发现了一段建于明朝嘉靖年间的古城墙,黄浦区文化局立即通知公司停止拆房,并根据市文管会和专家意见,采取临时保护措施。
    原来,上海建县后并无城墙,但倭寇屡屡入侵,没有高墙很吃亏。史料记载,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上海官民奋起筑城,三个月筑起一道4.5公里长、8米高的城墙。几年后,倭寇被平定,官绅在城墙的四座高台上,造了四座寺庙。1912年,城墙在沪军都督府民政总长李平书批示下拆除,原因是“为商业一方面论,固须拆除城垣,使交通便利;即以上海风气、人民卫生两项论,尤当及早拆除。”当时,有一小段被保留了下来,就是大境阁——现在是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
    “没想到,距离大镜阁百米的地方,又发现了一段保存完好的古城墙,比大镜阁的还要长好多。”2008年,这一地块的拆迁工作进入尾声,这段70多米长的古城墙完全显露在世人面前。居住在周边的老上海人都很兴奋:“这是仅存的记录几百年前上海县城的活历史,应当好好保留。”
    当时拆迁方表态“这段墙是绝对不能拆的,上面说过,谁拆了谁就要负法律责任”也让居民吃了定心丸。
    但在2009年,居民突然发现有一部分古城墙被拆卸了下来,心急如焚的他们找到了施工方,施工方表示由于年代久远,城墙风化损伤较多,再加上周围施工改造等影响,城墙有不均匀沉降引起的裂缝。他们的“保护措施”是:对东侧一段实施古城墙基础加固,采用墙体支撑,建造活动板房确保安全;西侧一段则进行落架处理(拆卸),所有城墙砖和地基条石装箱入库,以供今后局部恢复使用。
    时至今日,眼看被拆下的50多米古城墙原址已经成了新建大楼的地基,周围居民颇感不安:这段城墙今后还可能复原吗?
保护好古城墙功德无量
    在居民和各级文物保护单位及有关专家的共同呼吁和努力下,这段明代古城墙保护工作得到市领导的高度重视。市文物局日前答复居民:市委书记俞正声、副市长沈骏分别作出批示,市文物管理部门目前已有了具体保护方案,原则上应对古城墙遗址予以保留,并尽快按原貌在原址上修复。
    市文物保护管理处处长谭玉峰接受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古城墙确定不会被拆,各级文保部门会积极做好修复和保护工作。他坦言,城市开发建设过程中,经常会碰到文物保护的问题,“保护珍贵遗迹,眼前看起来有时是阻碍了城市的建设,但长远看来,却是功德无量的。”他感激市民关心和维护文物安全的精神,“事实上,很多文物的最终保留,都是市民和文保部门的合力而成的。”
拆下的50多米
如何复原是难点
    上周,记者前往古城墙所在的人民路露香园路口,这里是“露香园路旧改地块商品房及配套公建”工程施工现场。工程2009年9月30日开工,明年9月15日竣工。记者找到建设单位上海露香园置业有限公司,希望了解古城墙目前的状况和即将采取的保护措施,公司代表黄先生拒绝告知任何信息。对记者进入板房察看、拍摄照片的要求,黄先生也以“保护古迹”为由一并拒绝。
    在附近居民的指引下,记者找到了封存墙砖和剩余整墙的简易板房,板房大门被上了锁,但一侧的窗口洞开,隐约能看到残存的墙体。被拆下的50多米的古城墙原址,打上了新地基,这里将建起一座酒店式公寓。
    记者在2009年的建筑施工图上看到,被拆下的50多米城墙的确在建筑红线内,这份施工图目前仍在被依照执行。再根据此前施工方将石块拆下并封存“以供今后局部恢复使用”的做法,居民们推测施工方有意将这段古城墙延续至新建的大楼大厅内,成为厅堂一景。
    对此,居民们颇有担忧:文物古迹是国家所有,属于全体人民,倘若真被圈进了开发商的私人地盘怎么办?
记者致电黄浦区文化局,文物管理科的李科长表态,将严格按照领导批示,保护好古城墙。针对拆掉的50多米如何复原,李科长答复将对工程施工方设定时间节点,要求尽快原址恢复古城墙原貌,“不管怎样,再难也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