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古文字学泰斗聊天
 

特约撰稿 潘真 文/图 

 image

裘锡圭委员第一次读《联合时报》

  见过71岁还跳槽的人吗?这位在咖啡厅里读报的老先生就是。

  裘锡圭,如雷贯耳的名字。不久前,他刚带着两名得意门生,离开北京大学中文系,来到复旦大学。一时间,舆论哗然。北大学子在网上哀叹:古文字学泰斗,一个人带走了一个专业。复旦为欢迎这位杰出校友的回归,专门为他成立了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

  记者坐在裘老对面,喝着咖啡,与他聊天。

  平时钻在故纸堆里的老先生,说一口蛮标准的普通话,却是小时候在上海学的。“1940年代前期,我在阜春小学读书,这所小学那时就推广普通话了。你想不到吧?”他以平淡的语调,寥寥几句就讲完了自己的大半辈子:1952年考进复旦历史系,毕业后留校当助教。1956年,为追随被调往中科院历史所的甲骨文专家胡厚宣,考了胡先生的副博士研究生。后来,由于运动,论文不做了,学位自然也没拿到。所以,在很长的一段时期,他的学历就是本科。可学问照做,做到成果被文字学界、历史学界、哲学史界、文学史界广泛引用,做到被誉为“中国古文字考释和文字学理论研究第一人”。

  “很多老先生都只是本科学历,但真有学问!”陪伴在侧的裘太太插话。有一次,裘老去韩国出席某国际学术会议,主办者很诧异地问他:“您怎么不是博士?”结果,摆出来的席卡上还是把他写成了博士。人家不明白啊,那么多学问不怎么样的都是博士了,这名满天下的学者反倒不是?2000年11月,芝加哥大学授予裘锡圭人文学科荣誉博士学位。有史以来,这所世界级名校只向两位华人颁过这个荣誉学位,前一位是胡适。

  回到上海,回到母校,重新安定下来的裘老已经开始工作。他讨厌浮躁的风气,只想像袁隆平院士说的那样“躲起来,去做事”。所以,即使出来参加政协会议,他都连名片也不印。

  裘老已经当了10年的全国政协委员,只不过以前一直是“在京全国政协委员”。“《联合时报》是我们上海政协的报纸吗?”他问。得到肯定回答后,便饶有兴趣地读了起来。记者摄下了老先生加入“在沪全国政协委员”行列后的这第一张照片。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上海市委员会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 Shanghai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