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宣言》发表始末
 

  贺伟
  
  1937年7月17日上午,时任中国国民政府行政院院长兼军事委员会委员长的蒋介石在“庐山谈话会”正式发表《抗战宣言》:“中国正在外求和平、内求统一的时候,突然发生了芦沟桥事变……我们不能不应战。至于战争既开之后,则因为我们是弱国,再没有妥协的机会,如果放弃尺寸土地与主权,便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我们知道全国应战以后之局势,就只有牺牲到底,无丝毫侥幸求免之理。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
  毛泽东同志曾指出,蒋介石在庐山发表的《抗战宣言》“确定了准备抗战的方针,为国民党多年以来在对外问题上的第一次正确的宣言”。
  “庐山谈话会”也因为《抗战宣言》的发表而载入史册。

  学者名流应邀出席
  “庐山谈话会”
  1931年日军占领东三省以后得寸进尺,步步紧逼。国民政府却一再妥协求全,步步退让,还对主张抗日的中国工农红军进行疯狂围剿。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爆发。中国共产党以民族利益为重,积极从中调解,蒋介石被迫同意停止内战,一致对外抗日,“西安事变”得以和平解决。1937年2月10日,中共中央致电国民党三中全会,提出为实行国共合作抗日的五项要求和四项保证。
  1937年5月27日,蒋介石、汪精卫等大批党政军要员上了庐山,商讨抗日之事。为了广泛听取意见,决定以中央政治委员会主席汪精卫和国民政府行政院长蒋介石名义,邀请各党派、各民主团体、各界名人前来庐山召开“谈话会”。6月23日,张群以中政会秘书长名义,向全国各界名流正式发出请柬。柬文为:“敬启者:庐山夏日,景候清嘉,嘤鸣之求,匪伊朝夕。先生积学盛名,世所共仰。汪蒋二公,拟因暑季畅接光华,奉约高轩,一游牯岭。聆珠玉之谈吐,比金石之攻错。幸纡游山之驾,藉闻匡世之言。扫径以俟,欣伫何如。”被邀者计200余人,谈话日期定自7月15日至8月15日,分三期进行。
  7月7日,“芦沟桥事变”突发,举国上下要求立即全面对日作战的呼声直冲牯岭。7月8日下午,蒋介石收到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9人联名打来的电报:“庐山蒋委员长钧鉴:日寇进攻芦沟桥,实行其武装夺取华北之已定步骤……红军将士愿在委员长领导之下为国家效命,与敌周旋,以达保地卫国之目的。”7月9日下午,蒋介石收到由彭德怀、林彪、刘伯承、贺龙等代表全体红军打来的电报:“我全体红军愿即改名为国民革命军,并请授名为抗日前锋,与日寇决一死战!”各党各派也纷纷致电国民政府,要求立即对日作战。参加“庐山谈话会”第一期的代表都克服各种困难,从全国各地赶奔庐山。
  7月15日上午,汇聚庐山的各界人士齐聚“仙岩饭店”,畅叙国事。其中有浙江大学校长竺可祯、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北京大学校长蒋梦麟、北大文学院院长胡适、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广西大学校长马君武、金陵女子大学校长吴贻芳、中央财经委员会委员长马寅初、中央研究院总干事傅斯年、商务印书馆经理王云五、大律师张志让、著名教授学者梁实秋和梅思平、胡建中等。
  胡适侃侃而言:“众所周知,我以前曾主张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然而当今之世,日寇欺人太甚,偌大个华北,已放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再这样下去,国将不国,还谈什么研究问题、科学救国!当今最大的问题,就是全国同心,把日寇赶出中国!”
  张伯苓先生一改平日的平稳语气,情绪激动地说:“决不能向日本人屈服!打烂了‘南开’可以再重建,国家一旦灭亡了,还谈什么教育!”张伯苓说着,不禁热泪盈眶,听者无不动容。
  梁实秋接着说道:“昨天我在松树路漫步,看到路旁石头上刻着马占山将军的一首抗日诗,壮怀激烈。诗是四年前写的,可我们还没有对日宣战,多少‘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啊!”
  傅斯年紧接着又补了一句:“再这样下去,全国人民都要成‘遗民’了,‘王师’又在何处耶?!”
  周恩来的一席话
  众人正在议论纷纷,忽然传来一句:“周恩来先生来了。”
  周恩来、秦邦宪、林伯渠走进“仙岩饭店”。周恩来此次是上山与国民党进行合作抗日的第四轮谈判的。
  周恩来逐一与在场的各位代表握手。当他来到张伯苓面前时,张伯苓一把搂住他,激动地说:“贵党不计前嫌,共赴国难,可敬可佩呀!周先生,你是我们天津的骄子啊!”周恩来也动感情地说:“张伯老毕生为民为国,世所敬仰。在此民族危亡之时,又深明大义,极力主张对日作战,实为国人之楷模呀!”
  大家都希望周恩来讲几句话。周恩来谈了中国共产党对合作抗日的一贯主张,强调在国难当头之时,各党各派尤其要精诚团结,以民族利益为重,摒弃一切前嫌、成见,携手共赴国难。周恩来最后说道:“各位先生都是学贯中西、通晓古今的有识之士,大家都知道,我们中华民族曾经有过辉煌的历史,在世界居领先地位。但是近百年来,我们落后了、衰弱了,多少耻辱的条约,像尖刀一样扎在中国人民的心上,每一个有志之士都无法忍受这种耻辱。中国是我们中国人民的,不能由外国列强任意争夺宰割。只要我们四万万同胞紧紧拧成一股绳,我们不但能战胜外寇,而且一定能建设一个强盛的中国。”周恩来的话语受到大家一致赞同。
  第一期“庐山谈话会”
  和国共第二次合作谈判
  1937年7月16日,比原定日期推迟了一天的第一期“庐山谈话会”在原庐山图书馆楼上举行。
  出席开幕式的共158人,除了各界名流外,还有国民党要人于右任、冯玉祥、李烈钧、戴传贤等,青年党代表左舜生、曾琦,国社党代表张君劢以及农民党、村治派的代表。
  九时许,张群宣布“谈话会”正式开始。他简单地表述了召开“庐山谈话会”缘起、宗旨和意愿。接着,汪精卫代表政府致词:
  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冯玉祥第一个站起来,慷慨陈言:“日寇猖狂,中国危在旦夕。身为军人,惟有以死相拼。战死疆场,死得其所!现在还有人在说些什么‘和必乱,战必败,败而言和,和而后安’。和了几年,安在何处?还有人把希望寄于美国、英国的出面干涉和援助,中国人民的事情为什么不能由中国人民自己做主?以全国之人力物力,难道还怕小小的日本吗?当今之时,惟有速速抗战,宁使人地皆成灰烬,决不任敌寇从容践踏而过!”
  在会上发言的还有张君劢、胡适、左舜生、钱昌照等人。大家一致拥护精诚团结、一致抗日的方针。整个会场充满热烈、慷慨的气氛。
  7月17日,“谈话会”的第二天,蒋介石发表了《抗战宣言》。他说:“……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们,已快要临到这极人世悲惨之境地,在这世界上,稍有人格的民族,都无法忍受的。我们不能不应战。我们知道全国应战以后之局势,就只有牺牲到底,无丝毫侥幸求免之理。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
  会场上响起热烈的掌声。
  第一期谈话会于7月19日结束,比预定计划提前5天。7月18日,部分代表专程赴庐山西麓海会寺,参加“庐山军官训练团”毕业典礼,勉励即将与日寇作战的将校军官们奋勇杀敌,打出军威国威,驱逐外寇,收复国土,重整河山。
  其时,国共第二次合作谈判亦在进行。
  周恩来1937年6月12日初上庐山,与何应钦、顾祝同进行了初步接触,就国共两党所辖的军队合作抗日交换了意见。周恩来提出共产党愿意取消苏维埃政府,服从国民政府,将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但不能将红军改编的人数压得太少,也不能将红军分散到国民党各个部队中,必须保持独立的编制,特别是要保证共产党对改编后的红军的独立指挥权。
  7月17日下午,再上庐山的周恩来及秦邦宪、林伯渠等人来到“美庐”别墅,与蒋介石、邵力子、张冲进行正式谈判。刚刚在上午发表了《抗战宣言》的蒋介石握着周恩来的手笑着说道:“我们在黄埔军校、在北伐时期都有过很好的合作,只要贵党有诚意,我们以后还会很好合作的。”周恩来爽朗地说道:“抗日救国是我党一贯的主张,也是全国人民的强烈要求。我们赞同贵党提出的‘精诚团结,共赴国难’的口号,我们赞同蒋先生在《抗战宣言》中所表明的态度。只要各党各派都能以民族利益为重,服从人民的要求,中国的事情是能够办得好的。”
  国共两党经过几轮商量,合作抗日谈判终于在“谈话会”期间取得原则上一致的意见。国民党承认共产党的合法地位,同意共产党拥有对改编后的红军的独立指挥权,向所属共产党独立指挥的军队提供武器给养,停止内战,一致抗日。
  初闻捷报
  出席第二期“庐山谈话会”的各界人士是7月下旬相继抵达庐山的。他们之中有任启珊、吴康、许仕廉、王芸生、洪深、章益、蒋百里、张季鸾、沈钧儒、吴南轩、潘序伦、刘彦、戴修瓒、周北峰、张凌高、肖一山、王亚明、朱庆澜、杜重远、李剑农、陶希圣、杨公达、潘公展、段锡朋、经亨颐、叶楚伧等。留在庐山的张伯苓、蒋梦麟、胡适等也参加了第二期谈话会。
  7月27日晚,来宾们在“仙岩饭店”共进晚餐时,著名戏剧家洪深忽然跑进餐厅,宣布中国军队重创日军,克复丰台的消息。大家极为兴奋,纷纷举杯庆祝胜利。窗外,传来一阵阵鞭炮声,整个牯岭山城都沸腾了。
  第二期谈话会于7月28日至29日举行。因蒋介石返回南京主持战局,谈话会由汪精卫主持。参加谈话会的各界人士一致拥护政府对日作战的方针,并表示要竭尽全力为抗战做贡献。代表们就全国各党各派、各地方组织如何实行统一化、组织化、纪律化,发表了很好的意见。来自上海的代表还介绍了沪凇抗战期间,上海民众团体如何援助、慰问国军的情况。
  7月29日中午,国民政府宴请全体来宾。席间有人提议,以第二期谈话会同人名义,发电勖勉收复丰台的宋哲元将军及二十九军全体将士。众人一致赞同,当即拟就电文云:“第二期谈话会开始之际,奉读感电,敬悉我忠勇将士守土御寇决心,至深钦佩。读阅战报,尤切激昂。顷闻移节保定,切盼与中央所派各军同心戮力,抗战到底。同仁等不敏,竭心力以从诸公之后。中国每一块土地,皆满布每一个国民之血迹。宁使人地都成灰烬,决不任敌人从容践踏而过。谨布精诚,遥祝胜利。”
  第三期谈话会因战事紧张而未举行。

image
庐山谈话会旧址

image
美庐

image
仙岩饭店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上海市委员会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 Shanghai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