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画师风采

施大畏

Shi Dawei

勇攀高峰有担当
评施大畏艺术作品的高大上

  对施大畏美术作品的评论,笔者早已陆陆续续读到一些;对施大畏美术创作的议论,我也在不同场合听到一些,虽各有高见,也不乏一些疑问,但挡不住如潮的好评,引来的是理性的赞扬。

  不可否认,施大畏已是中国当今画坛举足轻重的名家、大家。在当下有“高原”缺“高峰”的艺术界,施大畏着实是一位敢于攀高登顶的智者、勇者和领先者。

  这何以言之?我们可以用施大畏的作品说话。施大畏是一位善于站在大局、全局的高度,用宽广的视野来审视中国美术创作和创作题材的艺术家。他给人一个很深的印象是屡屡担当上海和全国的许多重大题材的创作,特别是敢于揽下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的美术创作工程,并以此检验自己真正的创作实力。这是值得赞赏的。

  施大畏创作的《朱德同志在井冈山》、《暴风骤雨》、《老乡》、《皖南事变》、《长征系列》、《中国神话故事系列》、《上海,您早》、《高原的云》等作品,既是大题材、大创作,又是高要求、高难度的,具有很多挑战性、不确定性。比如,从远古的《大禹的传说》到战国屈原时代的《国殇》,从唐代的《兵车行》到清代洪秀全起义的《天京之变》,从举世闻名的《长征》、《归途——西路军妇女团纪实》到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其创作题材均为中华民族历史上某个重要阶段或某个重要事件,若要把久远的历史画面展示给当今的读者并获得认可,绝非一件易事。从这些作品中,我们不难看出作者高远的视野、高深的水墨技巧、宏大的构思、宏大的布局、宏大的气势,显示出来的是上乘之作。对此,我们可用“高”、“大”、“上”三个字来形容,既高大、气派,有泰山压顶之势,又宏伟、宏阔、大气,有大家风范。不可否认,重大主题、重大题材,有着重要的历史价值,对于艺术的提升和突破有着重大意义。

  笔者曾在中华艺术宫参观时询问施大畏创作巨作的一些细节,包括构思、画面布局、作画方式等,大畏认为,重大题材首先要理解重大主题创作的深刻内涵;其次要有大思路、大格局、大气势;再是越是大的画面,造型越要准确、形象塑造越要真实,整个画面越要无缝衔接、和谐协调。这些见解,很契合一位大家的智慧。施大畏作画时,人常常站在升降梯上,边思考,边作画、边观察,尤如高楼大厦外墙作业的“建筑工程师”,艰苦地为巨幅画作锦上添花,挥毫中时而中锋,时而侧锋,时而拖峰,时而逆峰,用豪放的笔法、雄强的笔力、磅礴的气势,每每创作出惊人的时代佳作、精品巨作、传世之作。这些“高”、“大”、“上”的作品无不具有强烈的艺术穿透力,无不充满着极强的张合力,充分表现了艺术家对复杂而丰富多彩的内涵的全方位把握的掌控力。在宏伟、宽畅的中华艺术宫展览大厅,当参观者目睹施大畏创作的210 厘米*480 厘米的大场面、大尺幅的巨作时,无不为其“宽银幕式”的大气势所震撼,无不为其画面显示的摧枯拉朽的布势、气场所折服。

  其实,一幅反映重大历史题材的巨作也好,一幅展示某个历史事件的重大主题也罢,他不仅仅揭示出的是一段历史、一个故事,同时,也展示出画家对历史的深度思考和追索,展示出作者对宏大巨作的驾驭能力和表达能力,展示画家强大的内心世界和强烈的使命感、责任感。这是一种大的担当,也是自我加压,自我负重。俗话说,“不是金刚石,不揽瓷器活。”施大畏如果没有一点顶天立地的勇气,没有一点社会责任,没有一种为中华民族塑魂铸魂的使命感,没有一点创作创新的底气,是不可能去揽“瓷器活”的。

  施大畏的水墨技巧之娴熟,巨作构思之缜密,人物形象造型之准确,大概很少有人怀疑,而我要说的是,施大畏早已跳出技法的层面在思考当下市场经济条件下如何组织和推动艺术家的创作问题;如何更好地深化画院及有关美协组织的体制改革问题;如何有效地通过奖励机制鼓励当代画家积极参与创作重大题材作品的问题;如何让国家收藏机构收藏更多的艺术上有代表性的作品的问题,等等。施大畏是一名全国政协委员,他善于跳出具体的艺术范畴,站在上海乃至全国的战略高度思考美术事业,他在任上海市政协委员时,为上海的美术事业发展鼓与呼,曾撰写过关于上海重大历史题材创作等提案,还历时三年主持完成了“上海历史文脉美术创作工程”。他任全国政协委员后,更是在全国“两会”期间频频发声,得到同行的广泛共鸣。施大畏撰写的关于上海建立美术馆的提案,得到全国政协委员靳尚谊、刘大为、冯骥才等同行的大力支持,最后使上海世博会时最耀眼的中国馆改为中华艺术宫,成为美术大展的世界性艺术舞台。2014 年施大畏应邀参加全国政协的一个专题会议,他在会上关于构建公共服务体系必须落实、落小、落细的发言,得到全国政协领导的充分肯定。

  笔者因工作关系已连续多年在“两会”期间与施大畏有过交流,深深为他的美术情怀所打动。我以为,施大畏之所以佳作、巨作迭出,其主要原因大概是慢慢打磨的结果,是上下求索的结果,是勇攀高峰的结果。他有四个可敬的“带”,即:带着使命内化于作品的构建,外化于艺术形象的塑造;带着感情体悟作品,寻找创作的灵感;带着敬畏之心跳出个性的局限,认真思考社会的、共性的艺术问题;带着责任“登高原”、“攀高峰”,以赤诚之心关注和热爱艺术,并承担起文化传播和引领的责任……从这个意义上讲,施大畏既能在攀登美术巨匠的征途中屡屡出彩,建功立业;又能在美术创新、发展这样的大思路上作出战略性的思考和实践,这是难能可贵的,这就是大家风范。

  当然,施大畏的艺术成就不仅仅是以上说到的这些,更不只是例举的几幅巨作。他的艺术成就是立体的、多维度的,包括连环画的功力,古意人物的塑造,等等。

  人无完人,金无赤足。我们肯定一位名家乃至巨匠,决不是说他们是万能的。正像齐白石、徐悲鸿一样,他们也不是万能的,但丝毫不影响他们在中国画坛的地位。一位大家的横空出世,既要看他创作出了什么作品,影响几何?又要看他对美术事业发展奉献的智慧和社会影响力几何?从这个意义上讲,施大畏这在两个方面是可圈可点的。

  作者:上海市政协书画院常务副院长、上海市书协楷书、篆书、隶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上海市机关书协副主席、海上书画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 关闭页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