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全文搜索 政协信箱 回首页

 

 

 



马承源学术著作



上海博物馆老馆长马承源先生是享誉海内外的著名文博学家,尤其在中国青铜器、战国简牍等研究领域有着深湛的造诣,近50年来,对我国的文博事业作出了很大的贡献。近日,上海古籍出版社集中出版了马先生的三本大著,即《中国青铜器研究》(专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第二册(主编)及国家文博系统大学教材《中国青铜器》的修订本,集中展示了马先生精深的学术成就。

1994年由马承源先生先后两次从境外抢救回来,被誉为“国之重宝”的战国楚竹书共1200多枝,其价值不可估量。自2001年底出版了第一册《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后,立即在学术界引起了轰动。2002年7月,权威的《新华文摘》载文评价说:“对于学术界的朋友来讲,2002年春节的鞭炮再响,也响不过《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的出版。”书出版后的半年中,北京学术界几乎每隔一二个星期就要举行一次小型学术讨论会。据不完全统计,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上海大学、台湾辅仁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北京语言文化大学等都召开过专门的学术讨论会。哈佛大学燕京学社、国际儒学联合会也发出了专题开会讨论上海博物馆藏竹简的邀请。

最近,经过主编马承源先生与几位整理者一年多的努力,《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第二册也于近日和读者见面了。第二册书中共收录竹简近120枝,包括六篇古代文献,除《民之父母》篇与今本《礼记·孔子闲居》及《孔子家语·论礼》相近外,余五篇皆是未见今本者。其中,有记载孔子言行的《子羔》与《鲁邦大旱》,论述当时政治规范的《从政》与《昔者君老》,记述上古帝王传说的《容成氏》等。《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的出版,学术界翘首以盼。但对于竹简的释读、排序、整理,毕竟是一个相当耗费时间耗费脑力、心力的工作,它不仅要求整理者具备丰富的古文学知识,而且需要对古代文献、历史、政治等有极为熟悉的了解,因而最能见出整理者的综合学力。马先生以70多岁的高龄,在主编全书的同时,还亲自担任了《孔子诗论》、《子羔》、《鲁邦大旱》等多篇竹书的整理工作,无论酷暑严寒,皆埋首于竹简图片堆中,释读文字,排比顺序,疏注内容,期间几次病倒,犹手不释卷。这种对学术的专注与严谨的态度,获得了学术界同人的高度评价。

马承源先生最具功力的学术成果体现在他对中国青铜艺术的研究上。《中国青铜器研究》一书汇集了他最重要的青铜艺术研究成果,全书收论文40余篇,其中有两篇为首次发表。全书约70万字,图片300多幅,分为“概论”、“铭文考释”、“形制和纹样”及“实验考古”共四编,各自成篇而又构成了中国青铜器的研究系统。

与此同时,马承源先生还抽出时间着手对国家文物系统大学教材、他主编的《中国青铜器》一书进行修订。作为国家文物局最早的文物教材之一,初版于1988年的《中国青铜器》出版十几年来,在青铜研究方面为文物界、博物馆界培养了一代又一代人才。马先生以其几十年在青铜器研究方面的深厚造诣,使得本书架构完整、详略得当,在40多万字的篇幅内,不仅能系统地从青铜器的类别、纹饰、铭文、断代、铸造等多方面对中国青铜器的特性作出总结,还独辟青铜器鉴定一节,对各类作伪手段详加说明。这次修订再版,着重补充了许多新近发现的资料,尤其在礼器方面;另外还介绍了既往青铜研究的主要著述,可以说为读者了解中国青铜器的方方面面提供了一把金钥匙。


 

金 中